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逆命玄脉 > 第三十八章、顾家败露

第三十八章、顾家败露

“筑基高手”本就是凡境中人难以企及的称号,加上苗广德早已知晓来者如今即便功体不全,只余淬体中品境界也能将整个苗家搅得天翻地覆,更不敢有所怠慢,又向沈子清行过一礼后才恭恭敬敬地坐到位置之上。然而虽说彼此在坐席之上分属平等,但他也不敢发出半分多余举动,生怕自己某个举动惹来对方不悦,进而让这看似缓解下来的局势再起波澜。

沈子清将苗家众人战战兢兢的模样看在眼里,也知道其顾忌为何,当下亦顺水推舟,以一副沉默模样来应对他们的敬畏。现场之中唯独吕震邪恍若无事,反而如静待好戏来临一般拿起下人奉上的茗茶,轻酌同时小有兴趣地观察着个人如今反应,以将之留作他日茶余饭后的谈笑资本。

又过了一阵,苗家大小姐总算是在一名下人的引领下来到了议事厅中。

与自己父亲同样,苗千钰在来此之前已知道家中突奉变故,知晓几分内情的苗大小姐早已猜出来几分详情细节,加上方才沈子清与苗怜生等人交手之处也是她这一路走来的必经之处,放眼看到早已面目全非的残破庭院,她更为授业恩师之本领而惊异。如今步入议事厅,竟是径直向坐于客座首席之上的沈子清恭恭敬敬地跪拜下去:“弟子拜见师父。”

苗怜生众人将苗千钰如此模样看在眼里,心中顿时泛起“果然如此”四字,同时也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当初察觉苗千钰突然晋升为淬体中品之时,仅仅是针对姚应求而探听消息,未曾对这孩子多加追问。如今想来虽为家中平白而来许多麻烦,所幸也不至于因此而惹恼了这位筑基高手,尚且为彼此双方往后联络感情多留了几分余地啊。”

沈子清坐于席上,心安理得地受了苗千钰一拜后才悠悠开口:“平身吧,看来你这几天并未有忘记为师对你的嘱咐,一直在刻苦修炼。”

“师父所传授的功法高深莫测,弟子只恨自己天赋不够,未能将自身修为更进一步。”

“呵呵,你这孩子就是喜欢认死理,修炼途中记得张弛有度,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老夫可是提点过你了。”沈子清故意责备一句,随后便转向一旁仍旧战战兢兢的苗广德,“广德家主有女如此,平日里应该非常头痛吧?”

“前辈说笑了,这孩子心性颇为耿直固执。若非晚辈管教不严,也不至于惹来麻烦,让前辈费心照顾。”

虽为自己女儿能得这般机遇而心感欣喜,苗广德与沈子清说话时所用语气比起苗千钰还要恭敬了许多倍。而苗怜生等人更是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沈子清见他们这般反应,自然知道对方仍旧在顾忌自己身份,当下将话题转移道:“老夫与令嫒相遇的确颇有几分缘分在内,但广德家主应不知道,此时还有别人在旁千针引线吧?”

“愿闻其详。”

因苗家今日“贵客”身份非同凡响,家中下人在为众人奉上茶水后已乖乖离开,不敢在此逗留过久,整个议事厅本就没有闲杂人等在内。沈子清故意引得苗广德询问后,也没有就此卖弄玄妙,当即向苗千钰吩咐道:“千钰,你既然是事情关键任务,便将当日细节一五一十地告知在座各位吧。”

事情原由乃是苗千钰偷出千叶城修炼所致,对她而言,将事情详细道出免不了会引来自己父亲责备,但如今恩师有命,她也不敢不从,细细斟酌一阵,缕清言辞后已将当日自己如何受到顾家埋伏,得沈子清、姚应求相助,以及后来如何拜沈子清为师、晋升为淬体下品之事尽数道出。途中唯独将吕思霞向她面授机宜,策划今日这一场戏码之事隐瞒下来。然而即便如此,她所道出之事依旧引得苗家一众脸色铁青,纷纷为顾家狼子野心而愤慨不已。

因爱女失踪,苗广德这段时间以来一直茶饭不思,如今知道始作俑者乃是顾家上下,心中愠怒更甚,也顾不上身边坐着一位可令凡境天翻地覆的“筑基高手”,在苗千钰将事情原由道尽后,已愤笑感叹:“顾笑瞻,好计谋,好打算。若是我就此善罢甘休,倒是愧对你等这般运筹帷幄了。”

“广德,冷静。”吕震邪见苗广德正处于爆发边缘,已慢悠悠地开口劝告,“顾笑瞻喜欢玩弄权谋计算也不是什么奇怪事情,可惜论起这方面本领,他们却非个中高手——难道你以为吕家会就此保持沉默?”

论实力底蕴,吕家或许比不上千叶双雄,然而说到计谋进退,后两者即便联手恐怕也比不上“诡女”吕思霞随意间的奇谋妙智。吕震邪此言不但表明态度,更叫对面同样沉默的苗怜生眼前一亮,开口间以用上了往年旧称:“老吕,难道你家思霞早已有应对之策?”

“对吕家而言,你们苗、顾两家若能斗个头破血流自然是最好。”吕震邪轻嗤,“但老夫既然知道了事情细节,倒也想来搅一搅这淌浑水,看他们顾家还有什么本领来扰乱千叶城局势。”

“如此,甚好。”

“那只是你们千叶城之事,与老夫无关。”

忽然一声插话,使得现场略微浮现的同仇敌忾氛围瞬间凝固,更令众人就此沉默。只见客座首席上,沈子清对苗、顾、吕三家恩怨恍若未闻,只向仍旧站于议事厅中的苗千钰招了招手,示意她走上前来。

苗千钰对沈子清早已是奉若神灵,见他呼唤连忙恭敬走近。只见她脚步刚刚站定,斗篷之中已传来一声从未有过的慈祥嘱咐:“老夫因某些缘故不得不流落凡境,如今既已恢复了相当修为,再在此逗留也于事无补。今日到来主要便是要与你道别一声而已,你我师徒若缘分未尽,或许还能在别处相遇。”

虽说彼此交集不多,但自己一身修为终究是面前恩师随手赐予,如今听闻对方此次到来乃是为了道别,苗千钰只觉鼻子一酸:“师父,你要离开凡境了么?”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