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中人

自从被莫须有宣布为神剑峰“逆党”以来,罗黛芙心墙自垒,变成遇任何事情都想把头埋起来的鸵鸟。

洞内气氛充满颓丧,不符合南光烈一贯的风格,有意改变如此氛围。他往洞内巡视一周,眼神落在萧雅身上,似乎下定了决心对罗黛芙道:“罗黛芙,我南光烈身为青云峰子弟,行事光明磊落不羁俗流,藐视掌峰权贵时常仗义执言,所以才会为人所构陷,置于此地。你罗黛芙身居神剑峰小宗宗主,我打破头颅都不会想到你是因何落到如此地步?”

罗黛芙神思远属,呆了一会,一改之前别鹤孤鸾的心情苦笑道:“小宗宗主?说着好听罢了。我神剑峰小宗虽有不如无。时常被大宗欺压不说,自从女宗掌权,尤其是寒清那个老女人当上首座之后,更视我小宗如眼中钉肉中刺,欲拔之而后快。所以她必然借此次机会清除异己。而如今她已将小宗一网打尽,我也身陷囹圄,其奸愿得偿,实在可恨!”罗黛芙捂着脸颊很是苦恼,其情自怨。

“青云峰亦是如此。看来本次所有进入鹰岭渊的人都注定难逃一劫了,我们很快也会被送进深不见底的鹰岭渊里去。任由他们作弄,那跟进了阴曹地府也没什么区别了。与其永无天日虽生犹死,难道你就没有想过离开此地?”南光烈目光一厉道。

罗黛芙看了铁门上随风飘荡的黄符一眼,眼神摇动道:“以我们的功力想要离开此地以戒律司这帮歪瓜裂枣又有谁能拦得住?”须臾他摇头叹息,意志消沉,“想我平日里尽多打趣符箓司门庭冷落的言语,如今想来至为不肖。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好不筋酥骨软,人家早有防备,不得不认栽。我们都被区区一张锁灵符困住了。”

“那倒也未必完全。”南光烈突然意有所指道。

罗黛芙惊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语气之间仿佛绝望沉舟中抓住了一丝希望。

“你看。”南光烈突然变戏法似的取出了一张黄纸一样的东西展示在罗黛芙跟前。

罗黛芙眼前一亮道:“护身符?这是符箓司的东西!你是怎么得来的?”

“我是从他身上得来的。”南光烈一指缩在洞底的浑浑噩噩的萧雅道,萧雅瑟缩了一下,看起来十分的胆小。

灵颖儿闻言缩了缩手,拳头鼓鼓的。

“这个年轻人是个例外,或许我们能从他身上找到一线生机。”

罗黛芙迟疑道:“莫非这个人是符箓司弟子?南兄是觉得他有能力解开这锁灵符?”话到此处,他心中忽然燃起无限希望,只不过还在疯长的希望的气泡在一瞬间就被蓦然省起来的萧雅现如今疯魔的状态刺破了。他泄气地道:“是又怎样?他如今不是疯了么?如何还能指望于他?”

“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南光烈语气笃定道。

“别开玩笑了,还能有什么办法?让疯人复原,这跟让死人复生……”罗黛芙惊呼,“你是说……”

南光烈踱了两三步,在斗室里已经算是绕室半周了。他举起一根手指头道:“没错,还有一个办法。”

“通心术?!”罗黛芙说出口的同时,眼中泛起一丝光彩。

南光烈道:“没错,我怕再不尝试一下就来不及了,不然十年之后有谁知道我们曾遭受过的这些对待?谁来替我们申诉冤屈?”

“说得对!”罗黛芙拍手称道。

两人说做就做,灵颖儿跑前跑后帮忙。只见南光烈大步走进洞窟内部,轻舒猿臂大手一挥将萧雅一把从其孜孜的墙壁上拽了下来。萧雅张开了口一声尖叫还未出口便被南光烈一把按住了脑袋,像提溜个猫儿一般打横放在地上。罗黛芙再上来跟进,他一把抓住萧雅乱蹬的双足,扯下了上面还黏连着不少砂土的破鞋,咬咬牙两手掌对准了涌泉穴贴在上面,丝丝的真气立马流入了萧雅脚底。南光烈一手擎住萧雅的脖颈,另一手并指如刀指尖戳中了萧雅头顶的百会穴。不一会萧雅的身体慢慢就缓和了下来。

当天日已近昏黄,守门戒律司弟子终于送进来第一批饮水。送水的时候,他的一句颐指气使的“拿去!”尚未来得及出口,手上的木瓢已然顺势盛水往牢门边预留的石槽里倾倒。由于太过随意,倒有一大半瓢水都溅了出来。接着眼高于顶的戒律司弟子有些意外于没有听到牢房内的动静。那人有种使足了力气最终全部打空的感觉,他前后左右看看发现并没有引起注意,洞内又过于阴暗看不清动静。于是他默默记下了门上洞窟号数,灰溜溜衔恨而去。至于最后一窟的那怪物他是反正不喝水也不会渴死的。

从月升日降星光璀璨到启明星辉招徕天亮,洞窟内一片寂静。直到清晨鸟啭,南光烈和罗黛芙相继睁开眼来。二人一脸疲惫,罗黛芙越发颓靡,南光烈的鬓角一夜间增添了丝丝白发。

南光烈看着沉睡如死的萧雅,对罗黛芙道:“那天如果没有那张护身符他恐怕挺不过来了。但是,除了护身符,他还有一点绝大的不同。”

“如何不同法?”罗黛芙疲惫地道。

Copyright@2020